我认为, GFW 作为世界上最大, 最先进和最成功的封锁技术, 其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技术影响.

为什么我不关心技术层面? 因为我觉得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 我认为相对于 GFW 的实力而言, 各种加密混淆的代理协议都不值得一提. 不论是原始的 PPTP, L2TP, 还是加密和混淆协议 Shadowsocks(R), V2Ray, 在 GFW 面前都如同把 “我在翻墙” 写到 IP Header 里一样小儿科; 即使是 TLS 伪装的, 已经毫无破绽的协议, 同样可以被政府无差别干扰. 我们很难从技术层面战胜 GFW.

既然 GFW 如此强大, 为什么我们还能翻墙? 我认为, 这是管理者 (姑且如此称呼) 和翻墙者之间长期形成的默契. 翻墙者知道翻墙不被政府所允许, 但翻墙又是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 特别是对于科研工作人员和特定行业从业人员而言. 政府不希望民众和墙外世界有太多的信息交流, 但同时也懂得大禹治水的道理. 于是两方逐渐形成了一种有趣的默契 – 政府 “允许” 翻墙者翻墙, 但翻墙者需要为 “违法行为” 付出更多的成本. 管理者希望用这样粗粒度的方式来维持一种平衡, 即让有特殊需求的人翻墙, 大部分普通人不能或者很难翻墙.

这种平衡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而是长期形成和不断调整的. 在我有限的记忆中, 12 年之前, GFW 只会被动防御, 拦截 “不法网站”, 或者迫使海外互联网公司退出中国 (Facebook, Google, etc.) 和 “从良” (Microsoft, etc.); 正如胡编所说, 只要你想, 总能成功翻墙. 在 12 到 18 年之间, GFW 开始主动拦截 PPTP, L2TP 这些协议的流量, 封禁运行 Shadowsocks, V2Ray 这类软件的 VPS, 翻墙门槛开始提高. 我觉得 18 年年底是翻墙最困难的一段时间, 几乎没有服务器可以存活一周. 在 18 年之后, GFW 突然变得非常安静, 在 “和平时期”, 极少有服务器被封禁, 但是在 “敏感时期”, 如两会, 六四, x中全会, 几乎所有服务器都会被封禁, 无论它使用什么协议, 流量规模多大. GFW 已经强大无比, 已经极少有民用手段可以与之抗衡.

我总认为很多人低估了 GFW 的实力. 2019 年四中全会所带来的封禁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 我所创建的翻墙服务器寿命都短于一天, 而且是在某个时刻一起挂掉, 这说明 GFW 判断某台 VPS 是否在翻墙所需要收集的信息已经非常少. 在四中全会结束之后, 所有还在小黑屋里的 IP 全部被释放, 同步率之高令人咂舌, 而在往次的封禁中, 这个 “关押期” 至少需要数月. 管理者已经变得成熟而自信, 放任着翻墙者翻墙, 只在敏感的时期释放 GFW 的全部威力, 收放自如.

而在立法层面, 政府对翻墙讳莫如深. 一方面政府不承认墙的存在, 亦不颁布任何法律禁止民众 “偷听敌台”; 另一方面政府又在用口袋罪名和擦边球逮捕具有代表性的商业 VPN 的负责人, 也用喝茶来威慑在墙外网站发表 “不当言论” 的人. 我过去常常调侃说某些政策是 “严格立法, 普遍违法, 选择执法”; 而政府对 GFW 暧昧的态度却让我觉得管理者 “从不立法, 随机违法, 杀鸡儆猴”. 刑不可知, 则威不可测.

而翻墙者的态度也同样耐人寻味. 大家似乎已经非常习惯使用特殊手段访问不存在的网站; 这类行为极少被追究, 而我们似乎已经在潜意识中接受了墙的存在. 墙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是我国特殊国情所带来的 “战时共产主义”, 而我们为翻墙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可避免和可以接受的. 互联网审查的存在是合理的, 而有特殊需求的人需要自行解决上网问题. 我们为了 “上外网” 学了很多技术, 但偶遇封禁也只得自认倒楣; 敏感的那几天更是 “战争时期”, 哀嚎遍野, 但是大家都可以 “理解”, 并静静等待 “战争” 过去.

更有甚者, 在某些命题中, 墙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生态和舆论环境的保护神, 其成就是九个指头, 而副作用只是一个指头. 由于 “境外敌对势力” 的存在和国人素质较低的事实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墙扮演了虽不光彩但不可替代的角色: 只要 GFW 还在, 我们在和西方媒体的舆论高地攻坚战中永远能凯歌高奏. 封禁海外服务是为了打破西方公司的垄断: 在 GFW 的保护下, 我们的民族搜索引擎在 Google 这样的巨无霸面前也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洗墙党” 的存在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墙的成功.

管理者和翻墙者之间形成了一种有趣的默契, 这种默契一方面体现在技术层面 – 我们可以私自翻墙, 但是主动权掌握在政府手里; 一方面体现在思想层面 – 我们虽然或多或少在翻墙, 但我们都知道这只是被默许的. 这种默契带来了 GFW 和 翻墙的一种微妙平衡: GFW 以粗粒度的方式过滤掉了大部分 “不需要翻墙” 的人. 我知道任何平衡最后都会被打破, 但是我不知道的是, 到时候天平会向哪一边倾斜?